发表于:

国卫院团队 突破抗癌糖尿病药物研发



 

癌症一直是国人头号杀手,随着医疗科技的发展,由国家卫生研究院自行研发的抗癌药物,将进行第二期的临床实验;另外,治疗糖尿病的药也在进行临床实验…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伍焜玉表示,感谢主,让他在国卫院五年多,看到整个团队齐心努力的研究成果。

本身也是中央研究院院士的伍焜玉,是位血液学专家,33岁时,极年轻的他就和美国John Hoak教授提出新颖的测量血小板的方法叫作 Circulating platelet aggregate, CPA test (被称为「伍氏方法」),在国际间广泛被运用长达20余年。因为他的研究卓着,1994年美国休士顿Lanier市长颁布十二月9日为伍焜玉医师日(W”S day)。

多年在国外从事研究的他,五年多前,回国担任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国家卫生研究院也在他的带领下,将分散在各地的同仁集结在竹南院区,带动整个团队进行许多研发创举,包括药物、疫苗的开发,以及大规模的老人研究等。

 

国卫院成立历经艰辛

伍焜玉接受专访时表示,他在美国几十年,当初回台湾对他而言是很大的决定,但他觉得就像神要呼召他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决定返国。

国家卫生研究院是非常特别的机构,早在近廿年前筹组成立的时候,他就应邀参与筹画。当时最好的例子是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组织,国外的院士都曾参与美国国家研究院的很多审查工作,也期待国内能建立与美国一样的组织。一群中央研究院院士便于1988年在院士会议中提出并且通过。但是后续还要经过行政院以及立法院三读通过,过程中几经波折和很多人的奋斗,在1995年才完成立法程序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设置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首任院长卸任后,董事会遴选伍焜玉为新任院长,结束在美国的事业,伍焜玉决定回台贡献家乡。

他记得2006年回台湾的时候,国卫院在竹南的建筑刚落成不久,当时还有部分同仁分散各处。他认为要让大家集中在竹南院区,研究资源更能有效运用。他和当时一起回国的副院长都住在国卫院竹南宿舍,起着领头的作用,希望所有同仁都一起集中在竹南。这对有小孩的同仁确实是不容易的事,一方面国卫院要避免人才流失,一方面又必须让研究资源集中,几经折冲,终于完成这项艰困的工作,这也对国卫院后来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

其次是想办法招揽研究生,因此他决定与大学合作,请学生长住在宿舍,使用院内的实验室,并跟着老师一起学习。现在有一百多名研究生,大多是清华大学的学生。所以到大半夜,还有人在实验室工作,非常有朝气。

 

提升研究国际竞争力

此外他认为国卫院应该在国际上建立声誉,要达到这个目的,研究的方式和研究人员的态度,一定要有国际观和竞争力,近几年来这方面也在提升。

国卫院最重要的任务是协助政府增进国人健康、减少疾病产生,因此也设立几个部门专门研发相关议题,包括公共卫生、预防医学和疫苗的开发等都有很好的成果。

在生物製药发展方面,国卫院目前正进行一个癌症药物研发,第一期已经快做完,将要进入第二期,过程耗时费力,相当不容易,这也是台湾首次拥有的成功经验。最近又有一个糖尿病的药,也要进入第一期的临床实验;第三个药则是C型肝癌的药,仍在发展中。政府鼓励国卫院将研发出来的药物与国内药厂合作,因此第一个癌症的药是与国内一家知名药厂合作,第二个糖尿病的药物则与台湾六家厂商共同开发。对台湾生药产业的提升是非常重要的新里程。

 

自行发展疫苗里程碑

另外在疫苗的开发,则有肠病毒、新流感和禽流感这几个领域。目前肠病毒71型疫苗是用细胞培养病毒,然后再来做成疫苗,正与台大合作,几乎已做完第一期临床实验,将要进行第二期,这是台湾首度从鸡蛋改用细胞培养病毒的疫苗。H5N1禽流感疫苗第一期临床试验也已完成,现在要进入第二期试验。这也是台湾自行发展疫苗的里程碑。

疫苗的发展在经济价值之外,最重要的在于人的健康价值,因为台湾不是联合国的一份子,国际卫生组织发展的疫苗不会优先给台湾,台湾本身一定要有能力自行研发。

他认为,国人有自己研发的基础,只要开始有一个成功的例子,以后就容易,特别是药物的开发,他也期待未来台湾能与国际大药厂合作。

另外,国卫院也做营养的研究,特别是年长者的营养,也是很重要的课题。因为饮食的习惯更改,食物的营养价值也改变,对于营养议题也要重新思考;因此他们进行一个非常大型的社区性的老人健康研究。国卫院从北到南,在台北市、高雄市、彰化县、嘉义县、苗栗县、花莲县和台东县等七个县市社区的5000名老人进行研究,现在已经做了五个社区、4000名老人,主要是收集资料、追蹤了解台湾的老人大部分有那些疾病,以及引起疾病的因素,如老人的衰弱、心血管疾病…,资料分析后希望能找出预防之道,进行早期治疗。

 

伍焜玉说,群体健康科学研究所熊昭所长很辛苦的到各地医院去洽谈。他到彰化基督教医院的时候,发现民众非常感激有机会参与这方面的研究,而透过他们比较新的研究模式,可以比较了解老人的情况,民众也需要这方面的参与和教育。

国卫院的工作还要对国人的健康疾病提出政策上的建言,但因其研究的结果,政府不见得马上採用,民众也不见得完全採纳,学术界也一样,因此国卫院成立一个转译医学机构,希望把科学研究出来的结果,用简单的方法对外解说,让大家都能接受,这很重要。

带领国卫院丰盛生命团契的国卫院群体健康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欣仪说,院长本身是非常出色的血液研究专家,他担任院长职务也很重视研究,他一方面要争取经费,另一方面也要研究人员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作研究相常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