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国发会主委陈美伶:促进投资 5路并进



国发会主委陈美伶2日接受泰国世界日报系台北经济日报专访时表示,因应数位经济时代,想增进台湾投资,必走的5大路径有「A、B、C、D、E」;她也首度透露,国发会将在7月下旬起举办一系列产业媒合会,协助企业投资找到对的新创业者,促成「伯乐」与「千里马」对接,落实扩大投资。
陈美伶说,过去和产业界接触的经验,满手现金的企业并非不愿投资,而是不知道投资机会与标的在哪里;国发会的职责,必须带领大家看到投资契机。
陈美伶认为,过去传统製造业,就是设法生产、提升良率;如今却能透过数据技术从源头分析,大幅提高生产效率,包括导入AI(人工智慧)、Blockchain(区块链)、Cloud(云端)、Data(数据)、Ecosystem(产业生态性),都能带动新型产业发展,新兴应用蓬勃发展。
培育新创 国发基金当「伯乐」
陈美伶也藉用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的预言,因为上述的A、B、C、D、E都需要运用晶片,故而半导体在未来10年、20年都还有很大的利基。
除了完善新创发展环境,陈美伶也认为,拚经济要先有好的投资环境,最基础的是完善法制环境。据外商多次反应,包括政府採购法、环境影响评估法、劳动基準法这3大类,都有必要推动修法。以下为专访纪要:
问:企业满手现金无处投资,新创业却叹找呒金主,要怎幺解决?
答:过去,企业常忧心找不到新的投资标的,製造业反应不知道可以生产什幺样的新产品;但新创业者空有专业技术、有新的商业模式,却做不出成品。
如今,国发会就要走出去,举办对接媒合会,预计7月下旬举办第一场;只要新创朋友还大老闆们有需求,就会继续办下去。
国发会已非过去的经建会,既然合併了研考会,不仅1+1要大于2 ,更希望国发会接地气,同仁不能只坐在办公室内想像,走到第一线了解人民需在哪里。
问:政府鼓励新创,国发基金如何扮演好「点火」的角色?
答:过去国发基金都是以「补助」方式参与新创,但钱发出去,最后也只是核销,根本不知道效果如何。现在将成「投资」,国发会与新创业成变成「命运共同体」,了解新创企业在发展过程中的需求与问题。
如果新创业者有资金问题,却还不到上市门槛,在缺临门一脚时,国发基金也会进来。或许有人质疑,这是「割稻尾」,其实不然,因为现在国发基金从头就参与了。
另外,国发基金投入的金额也变大了,早期只投资台币500万,现在变成1000万,申请流程也要简化。过去,国发基金都是申请制,常常有新创业者问一问就打退堂鼓了,现在要求同仁不要坐在办公室,要主动联繫有什幺需求。如果新创业者是「千里马」,国发基金就要发挥「伯乐」的功能。
我们也会要求国发基金审议委员多给年轻人有尝试的机会,勇于冒险闯荡,才能从失败中学习。假若过去投资5个案子、成功1件,将来投资10个案子、成功2件,机率一样,但意义是不同的。
接轨国际 将提供修法建议
问:政府已着手了许多法规鬆绑,为了与国际接轨,还需要哪些前瞻性的立法或是修法?
答:根据外商的反应,如果要解决经营环境面的障碍,包括政府採购法、环境影响评估法、劳动基準法,都有必要推动修法。但国发会不是这些法令的主管机关,只能提供一些方向,以及彙整外商的建议供修法参考。
第1,採购法原本立意良善,盼建立採购标準后,能让招标公开透明,但原本只规範工程採购的法令,却变成劳务採购、研究计画也适用,但根本上的性质就不同。
第2,环评法当初是经济发展和环保并重的先进立场,但最终令人诟病的是程序冗长,而且完全没有可预估的时间表,时间面的拖延,以致商机流失。事实上,一个投资案能否进行,最清楚的还是该目的事业主管机关。
第3,劳基法是工厂法时代留下的法令,具有僵固性,已不足以因应数位经济时代的瞬息万变,必须「分众管理」,才能快速因应国际变化。如果劳动法规还停留在工厂法时代,完全没有空间机动调整,企业营运会有困扰。
她浑身是劲 一天要当两天用
陈美伶自去年9月接任国发会主委以来,每天行程满档;在繁複的工作内容下,却表现出惊人的行动力与执行力,其耐操的体力更令人讚叹。陈美伶直言,就是把工作当成生活,也感叹「台湾的政治氛围下,政务官寿命很短,一天要当两天用」。
彷彿全身揹着「劲量电池」的陈美伶透露,唯一的养生之道就是维持良好规律的生活节奏,除了偶尔「有心事」而失眠,每天固定睡眠时间每6小时。她也自曝自己的私房行程,就是每天清晨到大安森林公园健走。
「会到大安森林公园走路的不止彭总裁啦!」陈美伶坦言,经常在健走时「巧遇彭总裁」,如果彭总裁走得比较快,她就会和总裁夫人走在一起。她也笑称,自己知名度没那幺高啦,迄今没有被人「识破」。
国发会主委是行政院长重要幕僚,赖清德接任行政院长之后,陈美伶也从行政院秘书长转任国发会主委,角色扮演也从「大管家」变成「行政院长大脑」,举凡赖揆关心的事,举凡加速投资台湾、新经济移民政策、法规鬆绑等,陈美伶都亲自操刀。